logo
首页 > 本期精彩 > 对岸的温暖是我的天堂

对岸的温暖是我的天堂

作者: 刘豆豆浏览: 时间: 2016-07-06

  在俄罗斯的远东,在中俄边界,在黑龙江的岸边,住着这样一户人家,男主人斯克托夫供职于一个林场,女主人昆尼娅是附近小镇上的教师,儿子别罗上小学。这是很幸福的一家,可是那年夏天,一场灾难降临了。


  闲暇的时候,斯克托夫常带上一只小汽船去黑龙江里捕鱼,由于是界河,他捕鱼的范围只能在岸边到江心附近的位置。黑龙江中盛产的大马哈鱼让他们百吃不厌。同时,在别罗的心中,也对这条神奇的大江充满了兴趣。他极羡慕父亲,可以在风中浪里穿梭。而更吸引他的,是对岸的世界,他对中国人并不陌生,镇上就有许多中国人在做生意。他所感到神秘的,是一江之隔的那个古老国度,想象不出那里是什么样子。有时在夜里,他看见对岸村庄中的点点灯光与星星连成一片,便悠然神飞。他常常问妈妈:“那边多美呀,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天堂呢?”


  那一年,别罗读小学四年级。暑假的时候,他总是一个人坐在岸边,向对面观望。有一天,他发现在对岸的水边,也有个男孩坐在那里。他兴奋起来,站起身大声地呼喊着。由于此处江面很宽,他不知自己的声音能不能飞过大江。他看见那个中国男孩也站了起来,扬着双臂似乎也在喊着什么。虽然他听不见,却依然很是高兴。那个夜里,他做了一个极甜美的梦。自那以后,他更是常去岸边,经常能看见那个男孩,虽然只是一个遥远的身影,可他们能够彼此观望,打着莫名的手势,也尽够快乐的了。


  终于有一天,别罗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,偷偷拿出父亲的小汽船,费力地拖到岸边。他将船放下水,慢慢地向江中划去,流水将小船向下游冲去,不过也渐渐地向江心靠近。别罗只想真切地看一看那个中国男孩的脸,那个身影越来越近。忽然,他听见身后的岸边有呼喊声,回头一看,父亲正焦急地向他打着手势,让他把船划回来。父亲怕他越过国境线,喊得喉咙都哑了。别罗终于听明白了,此时江心的国界线已非常近了,他慌忙掉转船头向回划,可惊乱之中,那船却越来越不好控制,加上浪大水急,竟团团打起转来。他恐惧到了极点,奋力地挥动小桨划着,却是越弄越糟。终于一个浪头打来,小汽船翻了。落下水的刹那,别罗向对岸看了一眼。那个中国男孩正惊慌地站起,满脸地恐惧和担心。


  一见到别罗落水,斯克托夫来不及脱衣服便跃入江中,奋力地向前游着。由于是禁渔期,江中根本没有别人。这一场事故的结果,别罗得救了,父亲却永远也上不来了!别罗宛若大病一场,一想到父亲因自己而死,心中就会涌起巨大的悲痛。他变得恍恍惚惚,有时会逃课来到江边,面对一江流水怔怔发呆。而对岸的男孩仍在,亦是默默。有好几次别罗都想跳进水中,是妈妈把他拉了回来。妈妈对他说:“你不是常说对岸就是美丽的天堂吗?你爸爸就到那里去了,和那个男孩一起看着你。你再跳下去,爸爸看了会伤心的!”


  那年的冬天格外的冷,黑龙江也冻得严严实实。别罗依然常在岸边,寒冷对于他来说仿佛不存在般,可他再也不想徒步从冰上走到江心去,这条吞没了父亲的大江,让他有一种本能的悔恨和恐惧。有一天,他发现,对岸的男孩拿着一只水桶样的东西在忙着,不知做些什么。他好奇地看着,见那男孩在桶里装满水,然后冻出了一个个桶样的冰块来。忙了许久,那个中国男孩站起身,扬手向他比划着,他看了半天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。只是见那男孩把那些冰块在岸边摆放着,不知他要做什么。


  那天晚上,别罗站在院子里,偶尔向江那边看了一眼,忽然发现江那边的岸上亮起了灯光!他好奇怪,便穿上厚厚的棉衣向江边跑去。妈妈不放心,连忙跟在后面。到了岸边,他看清了,那些白日里冻成的冰块之中,都亮起了融融的灯光!别罗知道那是最简易的冰灯,在冰里面放上点燃的蜡烛,只是那些灯火似乎排成了很有规律的模样。转头间见妈妈的眼睛湿了,妈妈对他说:“那是四个中国字,爸爸爱你!”那一刻,遥望那一处灯光,还有光亮中那个男孩的身影,别罗终于相信,对岸是美丽的天堂,父亲就是去了那里。而那个中国男孩,就是善良的天使!


  那片灯光在眼中模糊了,别罗忽然觉得这个冬夜不再寒冷,因为在对岸闪烁的那一片光晕之中,他看到了最温暖的天堂。


《世界》2016.3   

关键词: